读者登录

读者证号

密 码

验证码

***本平台供全市11家公共图书馆注册读者使用。
***读者证密码为办证时设置的密码(初始密码为身份证上的
    出生年月日8位数字,如:19900621)。

籍古鑑今 笃诚博闻

在线咨询

服务指南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读者活动 >凤鸣讲坛

【晋中市图书馆】凤鸣荐书 | 轻舟已过万重山

  • 发布时间:2020-12-14
  • |
  • 浏览次数:39

 

轻舟已过

万重山

知道了航向和终点,剩下的就是帆起桨落战胜风暴的努力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毕淑敏

 

清白之年

朴树 - 猎户星座

01

《万重山》

作者:甫跃辉

出版社:上海人民出版社

索书号:I247.7/924

豆瓣评分:7.6分


作者简介

 

甫跃辉,1984年生,云南施甸人,现居上海。出版长篇小说《刻舟记》,小说集《少年游》《动物园》《鱼王》《散佚的族谱》《每一间房舍都是一座烛台》《安娜的火车》等。

推荐理由

 

《万重山》收入了甫跃辉近年来创作的17篇中短篇小说,作者试图在这部书里言说人的一生,书名借“轻舟已过万重山”之意来表达光阴不可驻留的无奈。作品分为四辑:“现实种种”,主要是以从乡村来到大都市的青年学生、知识分子为主角,故事围绕着他们的爱与死展开,凸显人在都市生活中的恐惧和孤独;“父辈们”一辑,讲述父辈的苦难;“孩子们”描写旧日的乡村世界,以及“外省青年”返乡后所见证的今昔变迁,有几分鲁迅《故乡》的调子;“虚妄种种”将幻想与现实交融,表现出对人类荒诞处境的讽刺、怜悯或困惑。

02

《地下春天》

作者:梁空

出版社:花城出版社

索书号:I247.7/925

豆瓣评分:8.5分

 

READING

作者简介

 

梁空,1991年生于山西孝义。2012年开始写小说和诗歌。喜欢运动,很少说话。

推荐理由

 

90后宝藏作者梁空短篇小说集,通过12个相互牵扯的故事,还原“后浪”们的起起落落和默默坚持。这是关于当下所有人的故事。他们陷于生活的网中,被困住,无法挣脱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也无力改变现状。《地下春天》中,老谢不知为什么久居地下,挖洞、寻找,对地上的妻儿视而不见。《马》中,谢知雨如游魂一般生活在城市,对什么都不为所动,却在一个夜晚为街上的一匹马鼻酸落泪。《无声狗》中的大龙辞了县城帮厨的工作后到处晃荡,却惹上流氓,引起了一系列事端。“我是一个将要在海里溺死的人,你不是那根救命稻草。你是从海的远处升起来的光。”

 

03

 

《纵身入山海》

作者:库索

出版社:中信出版集团股份有限公司

索书号:I267.1/925

豆瓣评分:8.8分

 

READING

作者简介

 

库索,旅日作家,资深媒体人,前《新周刊》主笔。1985年出生于贵州,2007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新闻系。2015年起移居日本,现居京都,游走于岛国各地。代表作《自在京都》。

推荐理由


“这个世界上所有山海都值得热爱和感激。因为迄今为止人生中真正重要的东西,我都是从山和海那里学到的。”《自在京都》之后,媒体人、前《新周刊》主笔、《人物》专栏作者——库索,纵身山海,写下这本时间更久、路途更加漫长的书。在她决心自由生活的这五年里,探究旅途和生活的关系是她很在意的课题。如果说《自在京都》是一本像旅行一样生活的书,那么《纵身入山海》就是一本像生活一样的旅行的书。看似写的是山海,实则是她生命中所有的光,是面对面坐在她面前的仓本聪老师,是去世多年后田中一村的小屋,是五岛医生的诊疗所,是她所遇见的所有人,然后又告别的一些人。借助于山海、借助于日本文化、借助于她作为外来者更为新奇和友善的视角,这本书将带领读者在山川湖海中,再一次了解日本,再一次以库索的书写照见自己的情感和内心。“山教会我很重要的大概是:所有的命运都是相连的。海教会我很重要的大概是:所有的命运都是起伏的。”


04

我们最好的时光》

作者:末那大叔

出版社:百花洲文艺出版社

索书号: I247.57/3455

豆瓣评分:8.4分

READING

作者简介

 

本名杨楷,一位一米八九、有仪式感的vlog时尚生活家,知名情感励志博主,7senses西餐厅、末那传媒创始人。在抖音上与“北海爷爷”被称为具有绅士风度的温情父子。2017年3月,“末那大叔”公众号成立。2018年6月,抖音成立,用文字解读人间百态,用视频记录和老爸的生活方式。让成长充满仪式感。两年内,获得年度人格化自媒体,影响力自媒体,年度品质生活自媒体等。现公众号、抖音、微博,全网粉丝超过1000万,点击量超过30亿。

推荐理由

那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初夏,阳光穿过树叶,在地面结成斑驳的树影。彼时的青岛街头,出奇地热闹,以往冷清的主路,没一会儿就出现了一条彩色人河。有人正站在卡车上,挥舞着红色的五星旗帜;有人举着大字报,逢人就喊:“成功了,成功了,‘东方红一号’卫星发射成功了!”1970年,我爸—年轻的车辆厂职工杨北海,刚刚26岁……

 

文字:薛萌

排版:郝宇


晋图微信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